偶尔(划去 很少作图的小透明。

[HP][DH] DummKopf

甜甜甜 啊 就让我徜徉在糖果的海洋里

susii:

Harry生日快乐~x

轻松随意的马了贺文,然而我还在我的《Auf uns》深渊里纠结着QAQ

卡文卡卡卡卡卡


1.

 

Harry Potter今年9岁,他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三人言成虎。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就在半小时前刚结束的体育课上,老师Jack涨红着脸对他恼怒地尖叫道:“你这个笨蛋!!!”原因是他在跳沙坑时被表哥达利狠狠地从背后推了一巴掌,四仰八叉地摔到了蹲在旁边计数的jack跟前儿,引得全班同学发出堪比课间休息时的狂笑,同时激起的沙尘扑了老师个灰头土脸。

 

这是今天在学校收到的第三个“蠢货!”“笨蛋!”之类的教师评价了。第一个是在早间晨读的时候,Harry在起立敬礼后坐空了凳子,屁股狠狠着地,顺带踢翻了老师的讲台。他是班上身形最小的孩子,因此受到“特殊关照”——坐在讲台边上的“最好”位置,时时刻刻处于老师们的“爱护”之下。

 

第二个咆哮来自于发放营养午餐的胖阿姨。说实话,Harry上学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吃午餐,在家里他老吃不饱,还得担任起一大堆杂活儿,不干完就没饭吃。所以他喜欢学校的餐点,即使同学们都嫌弃那并不可口,但对于温饱问题还没解决的男孩儿来说,实在是堪比饕餮之宴。可就在今天中午,他因为和班上老欺负他的达利一群人吵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满载浓汤和玉米的餐车突然被一股力量推怂,像活过来一般脱离了胖阿姨的手,猛地朝走廊上的墙壁撞去,菜汤撒了一地。

 

Harry是个怪男孩儿,所以这个锅自然是他背,即使当时的他离餐车十万八千里远,并且连连发誓他什么都不知道。

 

但没有人相信他。

 

“所以我说不定真的很笨,也很奇怪。”

 

男孩儿独自坐在秋千上,耷拉着那头乱糟糟的黑发。这片光秃的小山坡离女贞路有两个街区,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秘密基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表哥发现。沮丧难过的时候,他就独自脱离放学的路队,跑到这边来自怨自艾。

 

宽大的衣服更加凸显了Harry的瘦小,洗得发白的领口几乎要开到他瘦骨嶙峋的肩膀。托摔倒的福,T恤下摆的地方还沾满了泥土和污渍,这势必又会为他带来一顿咆哮和臭骂。他真的不太想回去。

 

太阳渐渐西沉,闷热的空气中飘着一丝酥油的芳香。街边面包房的香味传到了男孩儿鼻子里,他委屈地抽了抽鼻息,空空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发出咕咕声。

 

他并没有零花钱,也没有一张甜甜的小嘴儿可以靠恭维赢得免费的面包奖励。Harry眼巴巴地望向香气飘来的地方,不自觉地咬紧嘴唇。他委屈极了,班上同学的欺凌,老师的怒骂,姨妈姨父的言语攻击和做不完的杂活儿。噢,这周末还得去隔壁那个养猫的老太太家度过,因为德思礼一家要去参加什么小镇节日,而Harry这个遭嫌弃的男孩儿自然不会一同前往。

 

“我这么不被喜欢,一定是因为太笨的原因。”

 

他小声地对自己说着,绿色的眼眸里噙满了泪水。

 

班上的同学讨厌他,老师讨厌他,家人也讨厌他。他没有父母,没有朋友,连可以说说话的塑料人儿也是表哥玩旧了淘汰下来的。

 

一定是因为自己太笨的缘故。

 

Harry重复着,把身子缩得更小。在湿热的夏季晚风中,他居然感到无比寒冷。

 

2.

 

Harry Potter今年11岁,他觉得自己即使在巫师界,也不见得有多聪明。感谢Merlin,还有同年级的纳威帮他垫背。

 

是的,他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生活。并且,他是个巫师,是个会用魔法和咒语,甚至还可以靠着飞天扫帚飞行的年轻男巫。

 

即使几个月过去了,Harry还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真是太神奇了:送信的猫头鹰!在地图上无法标注的城堡!魔杖!坩埚!活动楼梯!会说话的画像!漂浮的幽灵!…

 

就在今年生日的时候,身材高大的混血巨人海格给他带去了最棒的礼物,与此同时还有一张来自异世界的邀请函和一大笔财富。在这个全新的环境里,他像只回到大海的小鱼,愉快而自在,并对所有事物充满好奇。他的魔咒课还不错,黑魔法防御术课上表现也还行,最关键的,是他居然会飞行,而且飞的很好,天赋让他进了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

 

一切都太平步青云,Harry甚至交到了他这辈子第一个朋友——Ron Weasley!

 

因此,他本不该在这样一个秋末深夜再一次陷入自我质疑之中,但不幸的是,他在魔法世界有第一个讨厌的同学——Draco Malfoy,和第一个讨厌的教授——Snape,他们成为了这一次关于“愚蠢”思考的罪魁祸首。

 

今天的魔药课上,Harry又一次被那个顶着油腻腻黑发的大鼻子魔药学教授点名批评——“告诉我,Mr. Potter,水仙花的根部和月长石会有什么反应。什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活下来的男孩儿这个名气并不改变你愚蠢的大脑,不是么。”

 

Merlin在上!这根本不是这周该学习的内容,他又不是Granger会提前把这学期的课本都背下来。但不得不说,他真的很讨厌被当场骂笨蛋的滋味,尤其这还能引得Malfoy肆无忌惮地窃笑。

 

这就是又一个重点——Draco Malfoy。

 

那个斯莱特林男孩儿似乎自从被拒绝做朋友之后就跟Harry成了敌人,处处找他茬儿,堪比缩小版的表哥达利。在大厅里,即使隔了好几个餐位Harry还是能听见Malfoy尖酸的嘲讽和夸张的炫耀,而在课间休息时,那个满头发胶的金发男孩儿总能从任何一个暗角出跳出来吓Harry一跳,或是把他拌倒在地。最最糟糕的就是魔药课,Malfoy和Snape两头夹击一唱一和,让Harry的大脑里除了那些修辞丰富辞藻华丽的嘲讽,就剩下“愚蠢”两个大字。

 

因此,他又一次在姑且算是自我反省的深夜里思考起愚蠢这个词。

 

他做的不差,他知道。但同时他也不解,为什么自己对魔药就是那么的不擅长,为什么Malfoy总是成功地捉弄到他,为什么斯莱特林的大部分学生都拿他当傻瓜。

 

“但我至少比纳威好,我不会丢东西,也不需要记忆球,更不会炸掉坩埚。”

 

躺在红金搭配的四角大床上,Harry眨巴眨巴眼,第一次觉得霍格沃兹塔楼年迈的天花板似乎变成了那两个讨厌的斯莱特林的脸。

 

3.

Harry Potter今年14岁,他怀疑自己或许真的像斯莱特林说的那样,脑子里住着一只巨怪。

 

四年级这个学年过得太糟糕了,简直就是BBC1套播出的戏剧性黄金八点档。先是在魁地奇世界杯上遇到袭击,再是莫名其妙地成为火焰杯吐出的第四位“三强争霸赛”选手,后来遇到一个疯颠颠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居然还是个骗子,更可悲的是,他在最后关头提出什么要和塞德里克同时握住奖杯的坏主意直接害死了对方。

 

噢,当然了,还少不了八点档最大卖点的少女情怀!——他爱上了秋,却害死了她的男朋友。

 

夏季的女贞路潮湿而闷热,半夜安静得连猫叫都没有。男孩儿披着晨衣,缩在已经快装不下他的单人床里,愁苦得眉心挤出道道细纹。他最大的仇人——伏地魔,神秘人,U KNOW WHO——已经复活1个月了。食死徒仆从再一次回到了他们伟大的首领身边,争先恐后地亲吻那个没有鼻子的恶魔袍脚。但魔法部却拒绝承认这个事实,转而指责Harry是个骗子,正义在黑暗里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梦魇困扰着Harry,在一次次尖叫、挣扎、困惑不解之中,他快要被麻瓜世界的闭塞谋杀。但他又如此自省,在抱怨完朋友对自己的隐瞒、魔法世界的不公之后,他再一次深深地从内心里质问——

 

“我知道我有很多选择做的不对,我本该能处理得更聪明。噢,事后诸葛亮,但我必须承认我的思维欠妥。”

 

“或许那个该死的马尔福说的没错,我真的只有一腔热血,却毫无谋略。”

 

然而让Harry没想到的是,冲动依旧在前思后想中占据主流。就在不久后的一个傍晚,他居然当着表哥达利的面儿对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摄魂怪来了个完美的“呼神护卫”。

 

他被开除了——Weasley先生让他等等——凤凰社来接他去本部——他吃了场官司。

 

这是多么的不尽如人意,但又是多么的不可逃避。

 

“也许我真的有更聪明的办法。”

 

他轻声对自己许愿,在朋友们的陪伴中过了自己又一年的生日。

 

4.

Harry Potter今年16岁,他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惹恼了Merlin,才换来现在的困窘。

 

青春期本来属于少男少女间的打情骂俏,但Harry却只有叛逆心理作祟下的冒失冲动。他并没有像身边那些小情侣一样花时间和姑娘们呆在一起,享受心跳的悸动和粉色泡泡。相反,Harry却像是中了魔症,天天魂不守舍。

 

他好比一个疯子,时时刻刻注视着那个斯莱特林雪貂脸的踪迹:上课时候会偷偷侧脸瞟着Malfoy金色的头发,潜意识里觉得它们似乎不及以前有光彩;走廊上会看Malfoy往哪条路去了,并尽可能的穿过逆流而来的人群追过去跟着;睡觉前或是起床后,第一时间便是打开活点地图——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的确,他没干好事,他所做的就是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紧咬着他的Malfoy不放。

 

真不知道James和小天狼星得知他这么利用他们的发明会怎么想。Harry记得以前教父曾开玩笑地对他说——“你知道,我们刚刚研发出活点地图的时候,James常常把它据为己有,就是为了时刻掌握Lily到底在哪儿,去制造一些,咳咳,偶遇。”——还不忘挤眉弄眼,意味深长地对着男孩儿调笑。

 

“但我有更好的理由!”Harry一字一句的重复道,“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他从邓布利多那儿学来了这句话。“想想看,Malfoy从暑假开始就很奇怪。卢修斯上学期期末被我亲手送进了阿兹卡班,他肯定会接替他父亲的班,成为伏地魔的忠实左右手。”

 

而事实也各种佐证着Harry的怀疑:突然漂浮在半空中的女孩儿,差点害死Ron的蜂蜜酒,偷偷利用有求必应屋的Malfoy。

 

他在密谋什么——Harry断定——但做得并不好。

 

在这里,他允许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得意。从Malfoy越来越苍白无神的面容,以及那日渐憔悴的头发来看,他一定进展得十分不顺。那个斯莱特林并不像他吹嘘的那样聪明,估计除了在言语表达上略高Harry一筹外,其他也许还不及Harry呢。

 

“我一定要抓到这只雪貂的尾巴!”格兰芬多咬咬牙,不顾身边朋友的阻拦和质疑,在与Malfoy的猫鼠游戏里越陷越深。

 

没什么奇怪的,不是么。

 

5.

Harry Potter今年18岁,他快后悔死一时冲动来做什么麻瓜的双商测试,结果让同行的Ron笑得前扑后仰,脸红得雀斑都看不见了。

 

大战结束了快两年,Harry和同学们重返霍格沃兹,补完自己最后一个学年,并姑且算是顺利地完成了N.E.W.Ts考试。在步入工作前的最后一个暑假,他决定与Ron还有Hermione一同尝试些麻瓜的科技,以此达到开拓眼界的目的。

 

他们本该是四人行,却无奈Harry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对的女孩儿。“电灯泡”这个头衔挂在他的闪电额头上已经有段时间了,自从和Ginny和平分手后,男孩儿就一直和好友裹在一起,硬生生地插入这对如胶似漆的小鸳鸯之间,闪闪发光。

 

但Hermione并不介意,相反,她很乐意Harry能够加入自己的“实验计划”。拥有长远目光的万事通小姐,坚决认为巫师界不能一味阻拦和麻瓜间的联系,而Harry做为混血能更好的帮助她,两人一同给纯血统的Ron做榜样。同样的,Ron也很高兴自己的哥们儿能来参加这个看似破天荒的计划——头疼的Merlin!他连怎么乘坐麻瓜的“管子”都不知道。

 

就这样,三人在七月初的一天,来到了伦敦市西南角的一处健康体测中心,Hermione决定从这个有趣的IQ&EQ检测实验入手。

 

“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自己的优点和缺陷。”万事通小姐扬着鼻子解释到。换来了Ron小声的吐槽:“我们都知道你没有缺陷。”

 

好吧,这一天本就该在愉快轻松的探险气氛中结束。Ron第一个检测,双商都在合格的范围,这让他送了口气。Hermione则是双商都很高,其中IQ指数已经高出正常人许多,并由此得到了工作人员的赞誉和恭维。最后是Harry,他有些紧张,但却努力遵循着要求磕磕巴巴地回答了预设问题。

 

“所以说,哈哈哈,伙计,你的EQ怎么会偏差这么大,哈哈哈哈。”Ron双手捂着肚子在座位上乐得不可开交,而Hermione则是抿着嘴一边捏男朋友的肋骨提醒他注意,一边拼命想说些安慰话。

 

噢,饶了我吧。

 

Harry绝望地瞅着手里皱巴巴的检验结果:EQ虽然不能用数值表示,但检测单上却给出了十分详尽的评价:自我认识不清、考虑过于偏执、对言语把握不全面,尤其在男女关系发展上有所不足。

 

Fu*k Merlin!他知道自己是不太会说话,也不太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或情绪,但也不至于这么低才对!他很擅长交朋友,他只是没有女朋友。不带这样的!

 

Ron的笑声已经从撕心裂肺转为笑中带喘,Harry翻了翻白眼。

 

“麻瓜的诊疗一定对巫师无效。”他强调,“我可是Harry Fu*king Potter,怕什么!”

 

6.

Harry Potter今年21岁,他觉得即使这个主意在众人眼里都愚蠢不已,但他已经下定决心,即便是错误,也要一错再错。破罐子破摔?没错。

 

进入魔法部傲罗办公室工作已有3年时间,Harry和Ron分别被分派到不同的小组,从最初的底层员工干到了小组组长的位置,可谓英雄出少年。而促成他俩相继升职的,正是Harry的一个“老伙计”——Draco Malfoy。

 

那家伙在大战结束之后就因为Harry的出庭作证而被全家洗白,后来也算安分,拿Hermione的话说就是“洗心革面”,毕业后居然能考进圣芒戈医院,成了个普通外科大夫。Harry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时惊讶得张不开嘴。

 

噢,是的,他是被Malfoy亲自告知的。他俩的关系自从大战时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互相合作互相拯救之后,就开始像和稀泥一样粘粘稠稠的。每一两个月,总有一方会发神经一样突然跑到另一方面前,别扭着邀请一顿晚餐,并在口舌相争中交换些信息。

 

这一次,正是那个满头发胶的斯莱特林跟Harry透露了一个用假身份来圣芒戈治疗的通缉黑魔法分子的行踪,使得Harry和Ron有机会暗中调查,最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举拿下了犯罪窝点。

 

但也是这次,他和Malfoy的秘密交际成为了好友们驳斥的对象。

 

虽然Ron明白,Malfoy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自己,但他依旧在主观上不愿意相信那个一肚子坏水儿的男人居然想和自己的好朋友发展友谊。“这必须被制止,Harry!那可是Malfoy,只有吃错药的人才会想和他做朋友。”红头发傲罗扭曲着脸哀号着:“再说了,你记得那次什么EQ测试么!麻瓜都说你情商不够,在朋友选择方面可能也有问题!所以在这种时候你还是听我的好,不要错误地相信那个Malfoy!”

 

Harry叹气,怎么想怎么觉得Ron这句话把他自己也套在了里边。

 

可能这段友情是错误。但他就是控制不了想去接近Malfoy。对方的种种举动都证实了他在变好,Harry没理由再次拒绝友好的橄榄枝。

 

当然,他死都不会承认,和金头发医生对话时是有那么点儿心跳加速,心底也总有股强烈的冲动在鼓励他一次又一次敲响Malfoy办公室的门。

 

7.

Harry Potter今年25岁,他在第8次相亲失败后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结不了婚了。

 

“Amy,Amanda,Lucy,Clare,Lily,Vivian,Elaine…然后是这次是Jessica,天啊,八次,八个女孩儿。”Harry趴在酒吧吧台上掰着手指数着,表情像刚刚吃了八只苍蝇。一旁的Draco翻了个白眼,洁白干净的手指把玩儿着威士忌上插着的小扫帚模型。

 

工作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联系最终促成了两人的朋友关系,一起喝酒一起吃晚餐已经成为他们的周常,用Hermione的话说,就是结为了“酒肉朋友”。心情好的时候,他们还会一道去看魁地奇俱乐部比赛,即使两人通常是敌我双方不同的球迷。

 

半年前,Hermione和Ron喜结连理,接下来是Ginny和Bob,George和Lancy,身边的好友们像是集体跳水一样纷纷步入婚礼的殿堂,而在尝过新婚甜蜜后,都不忘怂恿Harry尽快加入他们的行列。

 

因此,在过去的好几个月里,Harry半推半就地出席了8次相亲活动,有的发展到约会一次,有的甚至在初次见面后就再也没了联系。看来黄金男孩儿的女人缘并不像他的名气那样水涨船高,在历经数次失败后,他的心里对结婚和女人越来越恐惧。

 

“这或许就是因为我笨。”Harry带着绝望哽咽着,一口就把火红色的威士忌倒入嘴中,差点儿呛着。Draco瘪瘪嘴,嫌弃地拍着黑发傲罗的后背,心里句句真切地重复着——是的,你就是个大傻瓜。

 

酒吧里哀伤的情歌适时响起,让Harry更加地带入情绪。借着酒精,他摇摇晃晃地跟着旋律哼唱,曲毕后居然就这么靠在Draco的肩上哀叹了起来。

 

“我或许真的这辈子都结不了婚了…”

 

8.

Harry Potter今年28岁,他觉得“打脸”这个新词汇简直就诠释着自己的青春。

 

现在整个巫师界都热火朝天地谈论着他的婚礼,势头似乎比10年前他打败伏地魔的时候更加猛烈。各大杂志报刊无一不对这桩婚事重加笔墨,从各个角度全方位的为广大居民们提供八卦消息。就连《唱唱反调》这种魔幻型杂志,或者《巫师学术文摘》这种专业型杂志,都加入了本次舆论大潮流,对Harry的婚礼津津乐道。

 

他不是第一个和同性巫师结婚的人,也不是第一个与前食死徒结婚的人。但他是Harry Damn Potter,这就让所有的一切变得那么不同寻常。

 

站在等身镜前,Harry苦笑着整理胸前那歪歪扭扭的领结。透过半透明的绣花窗帘,和煦的阳光变化成斑驳的影子洒满房间。Hermione刚刚进来向他保证婚礼将十分完美,没有任何记者或陌生人的打搅,而Ron也正在外边草坪上帮他迎接应邀的宾客。

 

“疤头,你别告诉我你是在系领结。”门被轻轻推开,紧接着一个脑袋出现在镜子里。“看来你的巨怪血统让你连这个都完成不了。”Draco评判似的扬了扬眉毛,而Harry则通过镜子冲着他吐了吐舌头。

 

“我能预见接下来的人生,每天一定都从帮你系领带开始。”白金色头发的年轻人语调拖长地打趣,看上去不情不愿,心里却乐开了花。

 

Harry也跟着咯咯地笑了起来,他努力控制住心里的紧张和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那个越过自己肩膀帮自己打领结的男人。

 

真是讽刺,过了这么多年,他居然才知道自己很早以前便爱上了这个满嘴尖酸刻薄的雪貂脸。的确,Draco长得是很吸引人,就连Ginny和Hermione都承认他是圣芒戈医院里长得最好看的。而在漫长的相处中,对方温柔体贴的一面也完美的印证了“刀子嘴豆腐心”。

 

“笑什么呢,Potter?”灰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暖意,两片薄薄的嘴唇下一秒便被Harry转身擒获。唇舌纠缠,吻的背后洋溢着无数幸福。

 

“噢,你这个笨蛋!”

 

“你才是!”

 

“你是!”

 

Draco轻笑着反驳,这让一向对感情迟钝的Harry突然觉得有些感动——这个傻瓜不声不响的,硬是在自己身边等了那么多年。

 

 

9.

Harry Potter今年31岁,他很乐意别人叫他“笨爸爸”。

 

每一个父亲在面对新生命时都跟得到芭比娃娃的小公主一样兴奋,而他已经将这个兴奋维持了一礼拜。整个傲罗指挥部沉静在部长时刻散发出的“我要当爸爸了”电波里,就连那个老黑着脸的接线员Max也跟着哼上了小曲儿。

 

上个周末,Harry和Draco终于通过了巫师孤儿领养审核,合同敲定,他们将在下个月1号迎来一位10个月左右的小男孩儿。

 

Harry顾着乐,Draco则负责准备。在他的规划和家养小精灵的帮助下,两人的甜蜜小家每天都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比如多了一个育婴室,地上都铺满了软绵绵的毛毯,所有家具的拐角都被包上厚厚的海绵,还有堆成小山的玩具、幼儿音乐唱片、一书柜的育儿书、奶粉、纸尿裤…

 

Hermione推荐了很多麻瓜的婴幼儿用品,在详尽的了解了作用和优点后,Draco居然照单全收,统统买回家。

 

“什么?那个斯莱特林居然会用麻瓜制品!”——这是Ron的评价,他已经有了一儿一女,分别叫Hugo和Rose。

 

“我真希望没你这个儿子!”——这则是Lucius从法国寄来的吼叫信。后面还紧跟着纳西莎的“噢!我们圣诞节一定来看小孙子!别听你爸的!”

 

总而言之,在对待孩子这件事上,Harry可以打赌,他和Draco都很乐意成为“高兴的笨蛋。”

 

 

10.

 

Harry Potter今年35岁,他刚刚吹灭了自己的生日蛋糕,上面画着四只可爱的小猪,是由自己的大儿子James和小儿子Scor亲手设计的。

 

“这是爸爸!这也是爸爸!这个小的是我,更小那个是弟弟!”James跪在餐椅上叽叽喳喳地解释着,Scor话还说不太明,但也跟着嗯嗯啊啊的应和。Draco拿着刀子,正笔画着怎么切才能让几只猪不被分成难看的形状。

 

“爸爸!你许了什么愿!”眼睛盯着自己想要的那块儿蛋糕,James还不忘催着老爸分享愿望。

 

“不,我不能告诉你。”Harry冲着儿子眨眨眼,装作委屈地说道:“说出来就不准了,你知道的。”

 

“噢!好吧,我不问了,虽然我真的很想知道,我打赌Scor也很想知道!”James瘪瘪嘴,想着搬出弟弟这张牌来撬开Harry的嘴,但显然,黑头发的傲罗并不吃这套。

 

“好啦,让我来告诉你你爸爸的愿望吧。”Draco终于将蛋糕分成了大小不一的好几块,并挑了盘最大的放在儿子面前,煞有其事地凑近他耳边小声说——

 

“Harry希望自己能不再是个笨蛋,但我们都知道,那并不可能实现,对么?”

 

“Malfoy你给我闭嘴!”

 

“哈哈哈~爸爸笨笨~”

 

“闭嘴!!!”

 

“笨笨!”

 

 

 

Harry DummKopf Potter

 

同所爱之人在一起,就算笨点儿,也没什么不好的。

 

不是么。


end


评论
热度(251)

© Magic-Vic | Powered by LOFTER